青海省德令哈市笛箍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 www.wukunya165.cn

Homepage | Contact

青海省德令哈市笛箍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 www.wukunya165.cn

却早早面临夭折的困境

2020-07-23 15:30

国庆期间,西安众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从外地购进的47辆新车到货,股东们为新车贴上公司的标识。本报记者姜峰摄

这是西安市第五十家出租车经营企业,而他们每个人,都是新公司的股东。自组公司,被他们视作一次尝试。

按照《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的规定,经营出租汽车的企业,应有市出租汽车行业管理机构颁发的出租汽车经营权证书和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

针对招投标门槛设置的问题,记者去函采访了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

这样的直接后果,一方面造成车辆产权关系不清,另一方面也滋生了行业乱象。

由于长期无法展开正常经营,公司营业执照可能被吊销,面临“夭折”困境

10月10日,交通部表示,将尽快出台出租车行业深化改革方案。根据《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对出租车运力规模应动态调整、适度发展,实行许可管理,而准入的标准,《意见》明确要建立以服务质量信誉为导向的经营权配置和管理制度。

“然而,很多出租车并非企业自有,名为承包,实则由实际车主个人出资,同时由个人承担车辆运营、保养维修等费用,并按月向企业缴纳份子钱”,周卫利告诉记者,出租车的控制权和投资收益直接归实际车主,出租车企业对挂靠车辆缺乏有效的管理手段,“企业做的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基本没有履行到市场主体的责任。”

“去年11月,我们向工商局申请了出租车公司的营业执照”,目前担任西安众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赵小平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先例,对方拒收材料。”

建立以服务为导向的管理机制,不再收“份钱”,通过“底薪+绩效工资”的核算方式,严格驾驶员从业奖惩机制,引导“开安全车”、多劳多得、提升服务;

颁证需要啥条件?赵小平等人多次到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协商,“工作人员的回答就一条,按照《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的规定,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必须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取得,你们去参加招投标吧。”

国庆假期结束,马涛获悉:工商部门可能要吊销西安众泰公司营业执照,理由是长期没有展开正常经营。

“参与招投标,才有可能获得经营权,才给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然而参照最近一次招投标的报名要求,有证才能投标,没证者连报名资格都没有,而且我们又是新公司,没有经营权连路都上不了,又如何考核我们的服务质量呢?”赵小平说。

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工作人员回函答复说,去年新能源汽车招标工作开始时,众泰公司并未组建。言下之意是,这个门槛并不是针对众泰设置的。

“8月下旬,跟西安的4s店头天谈好,第二天一众股东揣着钱欢欢喜喜去提车,结果人家却不卖了”,赵小平清楚地记得当时的“郁闷”,“问急了,店方就撂下一句话,‘有压力。’”

公司统一出资购买车辆,所购车辆为公司所有,规避私下转让经营权行为,明晰产权关系;

周卫利将公司标识端端正正贴上了车前门,似乎是嫌没贴平,用手轻轻地,捋了又捋。

而在另一边,从全国范围来看,今年5月,义乌出租车改革破冰,计划有序放开出租车市场准入和数量管控,杭州等地也随后跟进。

据统计,西安市场目前有1.2万余辆出租车。由于行业实行特许经营,出租车个体经营者均需“挂靠”在出租车企业从事营运。

经营权到期后,有的的哥为重拿经营权许可,得再交两万元押金和九万元车辆更新费

然而,在采访中,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工作人员回复记者,出租汽车行业高度敏感,众泰公司组建及其成员背景非常复杂。欢迎采访,时间另约。

在全国性出租汽车改革政策呼之欲出的大背景下,与义乌、杭州等地“自上而下”对出租车行业“动刀割肉”相比,西安近百名出租车司机艰难探路,自组股份制公司,上演了一场“自下而上”的“草根”探路。然而市场上的“鲶鱼效应”还未发生,却早早面临“夭折”的困境。

车是死的,人是活的。国庆期间,众泰“秘密”地从外地购进的47辆新车如数到货。几百万元花出去,车的难题解决了,西安众泰的探路者们也把自己推上了“没有退路”的境地。

“多年来,尽管政府三令五申,但出租车经营权私下转让的现象仍然很普遍”,重庆康实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建伟向记者表示。有车主告诉记者,有的出租车经营企业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允许新车主重新与其签订挂靠协议,还收取“过户费”,“转让一回,份子钱也要跟着涨50元,这成了行规。”

包括周卫利,几十位已届中年、在出租车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司机,聚在新车前合了个影。

部分人拒载,是职业道德问题;而大面积行业性失范,往往意味着这个行业“生了病”,而且“病根很深”。西安出租车行业管理滞后、服务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已成共识。

然而,令他们沮丧的是,他们查阅了去年年底最近的一次招投标公告,西安市交通运输局委托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组织招标,招标数量为新能源出租汽车经营权指标300辆。报名条件里有两项,自动将众泰这样的新公司排除在外:其一,报名应具有出租汽车经营企业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其二,近三年在全市服务质量考核中排名非后三名。

公司统一聘请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完善社会保险,股东也可以成为驾驶员,实行“上车驾驶员、下车股东”的分配制度;

然而,“砸锅卖铁”买到的出租车经营权并不靠谱。随着经营权到期,政府依法收回了经营权并重新分配。

如此来看,众泰破除行业积弊、提升服务质量的管理思路,顺应着当下改革的风向。

国庆期间,47辆“秘密”从外地购置的新车,如数开进了西安众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的库房。

标识上,除了“西安众泰”四个字,还设计有公司图标,那是一架天平。

众泰的困境,让人觉得西安出租车行业似乎无法接纳这条“鲶鱼”。

一上来就“卡了壳”。赵小平使出了“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这一招,要求工商局公布注册材料和流程。很快,今年2月,西安众泰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都陆续办妥。

“炒车”愈演愈烈,一辆经营权只剩三年零一个月的出租车,裸车市价不到8万元,却被炒到23万元

公司组建之路面临重重阻力,万事俱备后,就差经营权许可这道“东风”

作为西安众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最早发起人、股东之一的贺勇,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出租车公司获得指标后,转包给出租车个体经营者,个体经营者运营两年后,再转包他人……2010年,贺勇在西安市鱼化寨二手交易市场“接手”一辆经营权还剩三年零一个月的出租车时,市价不到8万元的裸车,已经炒到了231500元。

一阵纠纷过后,日子还得过下去,有的人选择了妥协。“一位同行,重新拿到了5年的经营权许可,代价是给公司再交两万元押金,和9万元的‘车辆更新费’,实际就是承包金,每个月还要照常交4800元的份子钱”,入行15年、如今担任西安众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马涛告诉记者。

畸形的经营管理模式,导致以出租车经营权为“标的”的“炒车”现象愈演愈烈。

拼客、绕道、拒载、不打表……网友总结了西安出租“八大怪”,“打不上车,证明你来过西安。”而记者在西安火车站就曾亲历过1个小时内被20余辆出租车拒载、拼上座又被司机轰下车的乱象。

目前,公司发展到95位股东,众人拾柴,资金凑齐了,经营场所和停车场地也找到了,按照《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中关于经营出租汽车企业的规定,还差车和证。

青海省德令哈市笛箍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 www.wukunya165.cn | © 2016 青海省德令哈市笛箍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 www.wukunya165.cn | 网站统计